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好了,说正事吧。这次,我们需要为你的冲动付出3000金币的代价!2000金币和一套价值在1000金币的剑士装具。这已经是我家一年收入的十分之一了。可以说,此次的损失相当大,大到我也要心痛的地步。当然,更心痛的肯定是你的母亲大人,呵呵。”此时,伯爵的心情已经轻松了不少,因为儿子的进步,他甚感欣慰,甚至开起了玩笑。

听见父亲用这个语气说话,马修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他知道,自己的这次大麻烦基本算是过去了,最多之后在盖尔家还有一点难堪,但在自己家里,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不会为此再训斥他。当然,这有个前提,那就是要让父母明白,他已经深刻地吸取了此次事件的教训。

“请从我每月的零用钱里扣掉70金币,这样,大概43个月就能把这笔钱补上,以弥补我的过失。”马修再次提出要消减自己的零用钱。他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个时候,越是能获得父亲的赞扬,这件事给自己带来的影响就越小,不至于让父亲牢记在心里,这比什么都重要。

伯爵呵呵一笑,大手一挥,拒绝了儿子的建议:“不必这样!区区3000金币对伯爵府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如果能用这点钱去买这个教训,我认为还是值得的。再说,你每月不过100金币,减掉70,剩下的30又怎么够用呢?现在正是你结好朋友,聚集人脉的年龄,宴会、舞会和狩猎到处都要用钱。不要因小失大。”

“谢谢您,父亲!”马修站起来恭敬地给伯爵行礼,之后问道:“那么,父亲,我们现在就去盖尔家吗?”

伯爵闻言站了起来,点头同意:“是的,我们还是快点,既显得有诚意,也给其他贵族留点时间吧。”

阿尔法伯爵知道,随着两位子爵的归家,那些没在治安厅找到自己的下级贵族们,必然会从他们那里打听到相关的消息。相信大部分与此有牵连的人都已经在准备礼金了。

书房谈话之后,没花多长时间准备,阿尔法伯爵便带着马修同乘一辆马车往盖尔家城堡赶去。

此时,光耀城治安官德卡大人正在盖尔子爵家府上,这一次,盖尔在家,正面无表情地听着德卡男爵的报告。

德卡男爵此时说话颇有小心翼翼的感觉。他身体前倾,时不时观察着盖尔子爵的表情,而对方冰寒的眼神和泛青的面孔都让他心怀忐忑,额前的几缕栗色头发被不断沁出的汗水浸润,狼狈地紧贴在额角。

不得不说,此时的德卡男爵,完全没有昨日面对贝蒂夫人时的从容,反而大失贵族应有的风度。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盖尔大人,治安厅已经结案,关于诉讼的程序也发给了贵族法庭,三天之内,关于您的儿子修斯少爷被恶意伤害的案件就会开庭。本来没这么快,但伯爵命令我们要用最大的努力来办……”

“伯爵的少爷马修的话起了非常坏的作用,这是您的意思吗?”面无表情的盖尔突然转过头死盯着德卡男爵,毫无感情地问出这句话。

“呃……”,德卡男爵闻言感到自己的心跳都停了一拍,他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大概…也许…可能是有那么一点吧,盖尔大人,但您知道,那不应该是主要原因。”

坐在盖尔身后的贝蒂早已气得满面通红、浑身颤抖,此刻,她一听到对方试图为伯爵公子开脱的话,心中怒火更炽,腾得一下就要站起来。

不过,一只大手正好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并微微用力,将她重新拉回到沙发上。

“盖尔”,贝蒂夫人眼睛通红,语带颤音道:“如果我们的儿子因此受伤甚至死亡,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你会怎么做?德卡大人,您说得这么轻松,那如果被算计的人是你的孩子呢?您还能如此心安理得地为那些坏小子辩护吗?”

“贝蒂娅,不要激动,治安厅的处罚不会完全代表我们的意见。”盖尔冷静地安慰道。

德卡男爵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此话的意思,但仅仅片刻之后,他几乎压不住自己的情绪惊叫出声。因为面前这位冷酷子爵的意思,竟然是他可能在法庭判决之后还要亲自出手,用自己的方式惩罚那些涉事少年,甚至就算对方是伯爵的嫡子也不例外。

德卡男爵立即明白这是对方在表达强烈的不满,他的内衣顿时被冷汗浸湿。虽然心中十分愤怒,对方竟敢当着自己的面无视贵族法庭,却又只能憋在心里,不敢也不能把这些愤怒发泄出来。

男爵急得满头大汗,劝解道:“大人,贝蒂夫人,我也有孩子,当然明白你们的感觉,但两位是不是先不要激动,我们应该相信贵族法庭会给霍顿家一个满意的答案的。况且,来之后我已经向伯爵汇报了这件事,他说会亲自带着马修来您家道歉。”

此言一出,冷静如盖尔也不由地表情微变,而贝蒂夫人同样一怔,然后不再说话。

阿尔法伯爵毕竟是光耀城的城主,而且又是王室的血脉,如果伯爵亲来的话,确实是相当地给盖尔家面子了。由此,马修的错虽然不小,但也不是不能原谅。

德卡男爵见劝解有用,立即趁热打铁,继续劝道:“而且,既然伯爵大人都会亲来,那么安其雷的父亲比利亚子爵和达亚尔的父亲诺丁汉子爵肯定也会亲自前来道歉,之后的男爵们更不会缺席。这么多贵族都亲自前来,我想他们的心意已经足够诚恳了,请看在大家同为光耀城贵族的面子上,给这些头脑简动冲动的孩子们一个改过机会吧。”

贝蒂夫人看了丈夫一眼,说实话,她此时确实有些犹豫了。在孩子并没受多大伤害的前提下与光耀城的诸位老朋友闹翻,好像并不值得。所以只要对方有足够的诚意,原谅他们也不是不可以。当然,要除开那个叫希斯的凶残家伙。

盖尔没有回应妻子,他冷冷地盯着德卡,突然厉声质问:“你这是在用众人威胁我吗?纵然他们并没有亲自动手,却在事实上将我的孩子陷入了危险之中。你觉得,我会因为一些言语上的道歉和金币便放过伤害我儿子的人?!”

盖尔质问的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猛得以他为中心向周狂猛扩散,无形的强大力量在与空气的摩擦中竟然发出了啸声,德卡男爵不得不立即闭眼、闭嘴和后倾,而本来贴在额角的湿头发更是在一瞬间就飞扬起来,与其他未束住的头发一起都向后方炸起。

男爵忍不住惊叫了起来,那种濒临死亡的寒冷刺激得他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再无一丝一毫贵族的风度可言。此时此刻,他有一个念头:逃离城堡,离恐怕的盖尔越远越好,至于劝说的任务……见鬼去吧。

治安官德卡的声音简直要撕破客厅的屋顶,不远处原本提着水瓶,等待为他续水的侍女被吓了一大跳,手一抖就将手里的瓶子扔了出去,砸在光洁的地面上,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贝蒂夫人摇了摇了丈夫的胳膊,附在盖尔耳边小声道:“好啦,这又不是男爵的错,传出去也显得我们家失礼。”

盖尔冷哼一声,虽然心中仍然愤怒,但还是听从了妻子的劝告。

客厅中围绕在男爵身周的强大压力突然消失,而在这短暂时间内倍受煎熬的德卡男爵,只感觉浑身一松,紧接着便软软地瘫了下去。

面对这样的情况,盖尔无语地看向妻子,摇了摇头,示意这不是自己的错。而贝蒂夫人则用左手捂住嘴轻笑,又用右手用力拍了丈夫的肩膀一下。

“你看你,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这下好了,治安官大人吓晕在盖尔子爵的城堡,这消息传出,别人不知如何看待我们家呢!”贝蒂夫人皱着鼻子,埋怨着盖尔。

盖尔摊摊手,很无辜地回道:“我只是想吓吓他,谁知他这么不禁吓,要知道,我刚才用得力量还没有三分之一。”

贝蒂夫人听到丈夫狡辩的话笑着又打他一下。

“丽娜,过来帮男爵大人收拾一下,再去帮他打盆水来,擦擦头上的汗。”贝蒂夫人吩咐道,旁边那个正咬着嘴唇,脸色苍白的侍女立即跑了过来。刚才便是她将手中的水瓶摔了,而正在担心夫人会惩罚她时,没想到夫人竟然连问都不问那事,这让她超速跳动的小心脏终于能休息一下喘口气。

“是的,夫人。夫人,对不起,我刚才……”叫丽娜的女仆靠近后没有先去帮助男爵清理仪容,而是先向夫人请罪。

不过,她的道歉甫一出口,便被夫人打断了,贝蒂夫人温和地笑道:“没关系,你失手也是因为那声尖叫,很正常,以后小心点就好。”

“谢谢夫人!”丽娜大喜,感激地对女主人行了一礼,然后动作轻柔认真地开始为男爵服务。

贝蒂夫人又与丈夫商量道:“男爵说伯爵大人会亲自来,你觉得可能吗?如果真的来了,那对于的马修的错误,我们是不是应该网开一面?”

谈到这个,盖尔脸上怒气隐现,不快道:“为什么要网开一面,以我的战功和大剑师高阶的实力,从子爵升到伯爵是顺理成章的事,大家身份即将平等,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你也清楚,这事完全就是那一帮纨绔小子们嫉妒的结果,要是没他的刺激,这件事或许就根本不会发生!”

贝蒂夫人叹口气,轻柔地抚摸站丈夫的头发:“事情确实是这样,对儿子的遭遇,我作为母亲,难道不比你心疼吗?我当然不反对报复,但报复的目标,最好还是确定在希斯一个人身上,其他家的孩子,还是骂一通就算了。我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这可毕竟只是无知冲动的小孩子们闹出的事,更何况这些孩子还都是老朋友家里面的。伯爵的儿子马修不说,只诺丁汉子家的达亚尔,你又能给予他多重的惩罚呢?如果不重惩他,你更没理由处罚其他的孩子了。所以,还是高高抬起,轻轻放过吧。”

这番透彻的分析让盖尔闭住了眼睛,深深吸气,又缓缓呼出。反复几次之后,盖尔才又睁开眼睛,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可修斯毕竟吃了这么大的亏,对方可是想断我儿子的手脚,如此狠毒,不给他们点深刻的教训,我实在有些不甘心!”

贝蒂夫人笑了,凭此言她便知道丈夫心中其实非常亮堂,只是因为对儿子的深爱,那口气咽不下去而已。只要找到一口突破口,让盖尔的怒气顺利泄掉,光耀城贵族间现在已经有些紧张的气氛,必然会回复到原来的友善,甚至更加亲热。而霍顿家,也可以凭此成为光耀城除城主伯爵家外的另一个贵族中心。其中的偌大好处,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贝蒂夫人眼睛灵动一转,忽然想起一个好主意。

“盖尔,不如我们把修斯叫来,把这件事说给他,让他来决定如何对待那些孩子,你看如何?也许,他能给我们一个惊喜呢?”

盖尔一愣,思索几秒后微微点头笑道:“不错,这是个锻炼他的好方法。继承人可不能是光有勇武,没有脑子的家伙。”

就在贝蒂夫人遣人去叫修斯的时候,治安官大人也在侍女丽娜手中湿巾轻柔的擦拭下苏醒过来。

“盖尔大人,请不要生气,请不要生气,我保持中立,保持中立!”治安官一睁眼便看到城堡的主人正在看他,脑中立即回忆起晕倒前的情景,身体当即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闭上眼睛就再度开始高声喊叫。这反应吓得正在帮他的丽娜又是一抖。不过,好在这次她坚持着抠住了手中的毛巾,没有扔出任何东西。

“德卡大人,不要害怕,盖尔对你没有恶意!”贝蒂夫人又瞪了盖尔一眼,然后走过去轻拍男爵的肩膀,细声安慰着他。

“啊!贝蒂夫人!请您帮帮我!帮帮我!让盖尔大人消消气!我绝对不会再多说一句话!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治安官仿佛抓到救命稻草,握着贝蒂夫人的手连连讨饶,那惊恐的样子,连盖尔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盖尔子爵无奈,只好轻轻咳咳嗓子,准备开口安慰对方一下。可他没想到,就是一声轻咳,对男爵来说也仿佛惊雷炸于耳边,他原本微颤的身体猛得僵住,艰难扭动僵硬的脖子转过脸看着盖尔,嘴巴也闭得紧紧的,面部硬挤出些笑容,竟不敢再发一言。

看到对方这样,盖尔心里有些汗然,他知道自己是真把男爵吓惨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