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先驱大骑士 >   29

“看什么看,没见过打劫的吗?”看到修斯,元商,猎辟他们很是怪异的表情,那人感到很是愤怒,没看到这身的打扮和造型,居然愣在那里,太不上道了,还是难道被吓傻了。

打劫?

在这山川的道路上突然跳出来一个人,大喊道“打劫”,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但问题是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天权境,而他所要打劫的对象却是天枢境,根本就没有觉悟的在那里大嚷大叫,还很是恬不知耻的自我嚣张着,这让修斯他们感到何等的滑稽。

“修斯,让我来。”元商摩拳擦掌蠢蠢欲动的说道。

“嗯。”对于这样的角色,对于已经天枢境的元商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而且这也算是对元商的一种磨练,虽然眼前的打劫之人并不能够称为“磨脚石”,但是既然他这样的请求,修斯根本就没有理由去拒绝。

猎辟更是一笑而过,对这样的角色提不起任何的兴趣,而这样的人他同样是见过很多的。

元商从风猎豹上面轻轻一飞,落在山贼的前面,就这样冷冷的看着他。

“怎么,就你自己,呵呵,那两个该不是被吓破胆了吧,赶快把你们所有值钱的都交上来,这样的话我还饶你们一条性命,要不然的话就让你们到我们山寨去米`田共,正好我还缺少几个小弟,看你们人模狗样的还顺眼,快点交出来。”男子越是想象就越感到美好,说着说着竟然有着鼻涕口水都流出来的,一派涕泗横流的样子。

元商有些恼怒,被比自己强的人侮辱那是自己没有本事,但是却被不如自己的人这样的看不起,总是有些窝火的,更何况元商还是如此的年轻,血气方刚是必然的阶段。

“菱戟,荒菱戟出。”元商轻喝一声,在元商的手中出现一杆长戟,戟上的红缨鲜艳如血,戟杆耸立在那里,配合着元商的身躯,更有着别样的味道,像是军人那样的英姿飒爽,威风咧咧。

菱戟所散发的气场很是强烈,有着很是晶莹剔透的犀利之感,更像是要爆发的火山,压着一种一往直前的爆破之力,凡至品高级武器。

元商的荒菱戟是凡至品武器,而且还是高级的存在,他本身更是火属性的存在,这是修斯不曾想到的,元商那样看上去很是平和的人居然会是最为火爆的火元素。

元商本来就是天枢境的修为,要高上打劫之人三个大境界,十二个小境界,根本就没有可战斗性,再加上元商的凡至品高级的武器更是无往而不利,打劫者当场就被元商的这样的气势所压迫匍匐在地。

“抱歉呀,刚才没有站稳,他妈的,这是什么破山路,也太不平稳了,兔崽子又偷工减料,你们想好没有,要不然的话我可真的要动手了。”在地上爬倒的打劫者完全没有那种觉悟,居然认为这是山路不平,自己没有站稳的原因,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元商那强烈,更是强悍的气势,元商明显的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懵懵的。

修斯,猎辟同样的感到很是无语,眼前的这个人实在太没有眼力了吧,就这样还出来打劫,很是不专业,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好机会,呵呵。”让修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元商感到有些纠结的那一瞬间所漏出来的破绽就这样的被眼前的男子所发现,并且以绝对快速的速度来到元商的面前,上去就是一拳。

“嘭。”元商被打倒在道路周围的岩石上面,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他怎么能够拥有这样的速度,绝对不是天权境该有的速度,就是他居然没有反应过来,这可是有着三个大境界,十二个小境界的差距,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要说元商不相信,就是修斯,猎辟同样的感到不可思议,太快了,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而且把握时机刚刚好,与他所表现的那样的土鳖是截然不同的存在,就算是修斯,猎辟他们放松警惕,但是同样的不应该的存在,要是说他有着天枢境,甚至是魂魄境的实力还差不多,但是看他身上所散发的气息的确是天权境,是没有错的,难道他拥有着某种能够隐藏自己气息的装置,还是说他真的是天权境,而有着某种很是特殊的功法。

“呵呵,不知道你们想好没有,不要让我等太久的时间,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呀,额,刚才的那头撵岲蛇的肉实在是太少了。”打劫的男子嘀咕的说道。

修斯,猎辟却是很震撼的看着男子,撵岲蛇,那可是七级妖兽的存在,即使是刚出生的撵岲蛇同样是有着五级的存在,而那时却是有着成年的撵岲蛇来守护的,修斯他们感到很是慎重,这绝对是同等级别的,而不是那些小猫小狗,就对着眼前的人更加的慎重了,提防着看着。

“找死,菱葬之花吟。”被打倒在地的元商感到很是丢脸,自己一个堂堂天枢境的强者居然被一个天权境的所偷袭,并且还偷袭成功,这让他自认为天才的自己情何以堪,这绝对是耻辱,不仅是为他,同样是为了他的师傅,隐杀。他所要坚定的目标,所要完成的目的,为他师傅隐杀所要争取应有的东西,这些都在他成长的过程中耳濡目染,早就已经印入到他的脑海中,他的身躯中,他的灵魂中,他生存的意义当中,一切都是围绕着,一切的一切都是这样的存在着,而在这之前他是不允许自己失败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境界要比他低上很多的人,这就是更加的不可饶恕。

元商被这样的打败而感到很是愤怒,菱戟感受到主人的心境,发出吟叫的声音,那是一种渴望,渴望证明自己的急迫,想要展示自己的急迫。元商却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很是随意邋遢的人却是完全的拥有着天枢境的实力,甚至是更强的存在。

菱戟上面飘荡着片片的雪花,花中轻浮的飘摇,像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危险之处,根本就是平常的风雪图,但是很诡异的那些雪花中发出着很是微弱的吟唱之声,虽然很是微弱,更像是一种错觉,但是在人的脑海中却是很清晰,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其中的没一个音符,每一个的符号,每一段的音乐,每一段旋律所拥有的感情。

“菱葬之花吟。”

元商所修炼的绝学“菱葬”里面的招式,“菱葬”,玄品高级的功法,更重要的是为数不多的以“戟”为武器的绝学,用有着很是强大的威力。

据说,“菱葬”是由着一位天魂境的高手所创,那是一个以戟为友,视戟如命的绝强高手在失去武器以后处在一种绝对绝然当中,以那种独有的心境为戟,亦是为友所创立的绝学,完全的发挥出“菱葬”的意境能够具有着超越境界的战斗力。当时拥有着天魂境境界的他,却是拥有着媲美“一次元方境界”的战斗力。

“十方境”,是一种“域”的概念,而“域”所拥有的层次就是以“次元”来划分的,“一次元方境界”就是拥有着一元方域,域,就是空间。

元商的“菱葬”虽然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是却已经初具规模,有着小成的水平,展现出来的实力同样的是不可小觑。修斯看到元商的战斗力同样地感到有些惊讶,元商的确是很强悍,在以前并没有这样的发现,看来对任何人都不能够的小视。

猎辟与着修斯并没有多大的差别,脸上的表情以及眼神充分的说明他现在的心态,但却并没有说些什么,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想要看元商达到何种的境界,还有着就是要确定打劫者真实的实力,必定刚才那样的一下让他们都很是难以释怀,天权境能够拥有那样的速度还有那种很是敏锐的洞察力。

“菱葬”的雪花很快的就飘向打劫之人的位置,那里就是他们最终的归宿一般,雪花不断的聚集,而花吟之声却是更是响亮,宛若神乐,更像是最终的审判,下达着最后的命令,最后的判决。

这一切都在瞬间都完成,打劫的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反应元商会突然的出击一般,愣在那里没有反应,但是他的脸上却并没有害怕,更多的是一种从容,好像这与他没有关系,或者是没有发现自己处在危险当中一样,在那里依旧是那种土里土气,口中很是白痴的说道:“幺,这个时候竟然下雪了,还有歌曲,真是奇怪,早知道多带一点衣服了,真是狗天气,我出来打劫我容易吗,真是不懂的心疼人,喂,你们快一点,我妈要喊我回家吃饭了。”

要是在刚才,修斯可能早就笑了,但是现在却是盯着他,眼睛都不眨,心中在提防着,眼前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惊奇的一幕出现了,打劫者的身影不断的闪烁着,高速的移动着,那雪花居然没有一个落在他的身上,还是那一尘不染的样子,但是他额头上面的黑布却是随着他的移动居然掉在地上,一个“嵬”字印在上面。

“嵬寇,竟然是十嵬寇。”看到那个“嵬”字印记,在一旁的猎辟更是震惊,神情有些不受自身的控制,遇到某些不能够想象的事情,喃喃的说道。

“十嵬寇?”修斯却是皱着眉头,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号,问道:“何谓‘十嵬寇’?”。

十嵬寇。

“十嵬寇是在东洲与北域交错的地带,是一股很是强悍的实力,虽然没有五门四洞府,三大佣兵团,教廷,四大皇朝那样超然,但是他却让这些实力同样的很是头疼,是那种一流的水准,影响力很大。”猎辟有些慎重的说道。

“这势力是怎么划分的等级的?”猎辟的表现让修斯感到有些奇怪,既然“十嵬寇”没有五门四洞府那样超然的实力,何必这样惊讶,猎苑佣兵团应该不弱于他们吧。

“其实势力的划分看他处的地位这并不是全对的,但是相差不是很大的,而‘十嵬寇’却就是其中的异数。一般的势力划分并不是依靠宗派的总体水平,因为宗派所拥有的底牌是根本就不可能暴露出来的,那就依靠着宗派掌舵者的实力,五门四洞府,三大佣兵团,教廷,四大皇朝之所以被认为是超级的势力,那是因为他们都有着‘十方境’境界的强者,‘十嵬寇’正是因为没有‘十方境’的强者才被认为是一流而是不超级的原因。但是‘十嵬寇’却是有着十个天魂境的高手,而其中的第一嵬寇却是处在天魂境巅峰的阶段,战斗力丝毫不弱于一般的“十方境”,这就奠定了‘十嵬寇’的威名。”

“十个天魂境强者所拥有的战斗力,破坏力都是十分的可怕的,就算是‘十方境’的高手都要避其锋芒,更何况还有着一个相当于‘十方境’高手的第一嵬寇,那就更加的不可小觑。而且‘十嵬寇’还有着一个传统,那就是他的专人在没有达到天枢境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被放下山的,当然这前提就是需要是‘十嵬寇’的传人,而眼前的这个人头上的那个‘嵬’字就是最好的证明。”猎辟不得不慎重的看着正在战斗的打劫之人说道。

“天枢境?”修斯喃喃道,至少有着天枢境的实力,甚至可能是更加的强悍,从他所表现出来的境界与他真实的实力不符就可以看出他身上可能是有着某种遮掩气息的装置,这一点目前是毋庸质疑的。

“而且他头上的那个‘嵬’字的轨迹中还隐含着数字‘八’,说明他很有可能是第八嵬寇‘雾嵬’的传人,就是不知道是‘雾嵬’的第几个弟子。”

“雾嵬所拥有的属性是‘雾’,但是他最近受了一个隶属‘风’属性的弟子,据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希望不要是他,要不然的话元商还真的可能有着危险,要知道他的前两个师兄在天玑境的时候就被他以天权境的实力所打败,当然震惊整个的‘十嵬寇’,第五嵬寇‘风嵬’想要收他为弟子而不得所终,最后虽然没有收成,但却是倾囊相授,最近的几年却是没有听到有什么的动静。”猎辟不愧是佣兵团的,对于这些隐秘的事情知道的很是清楚,修斯听到猎辟所说以后,就有着一种很是强烈的感觉,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雾嵬’那最小的弟子,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但是元商同样是毫不逊色的,这必定是一番的龙争虎跃。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