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先驱大骑士 >   37

“光华天幕”华胥很是惊讶的叫道。

“何谓光华天幕?”修斯看到这样的现象很是不解的问道。

“光华天幕是魔怨尸的能力,就是是妖兽有着天赋一样,而光华天幕的作用就是在光华天幕内所有的一切都能够免受物理攻击,处于一种绝对的防御状态,与着光明属性的‘幕天华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华胥解释道说。

“还有这样的功能,那魔怨尸不是无敌了吗?”元商很是惊讶的说道。

“应该并不是这样,他这个‘光华天幕’也是有着某种限制的,要是没有任何的限制的话,那他就无敌了,但是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一定有什么能够阻止他的,而且两百年前的魔怨尸不是被消灭了吗。”修斯想的却是更多,时间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无敌,一山还有一山高。

修斯他们想要趁此摘取“菩提果”,但是没有想到这丧尸的周围突然出现“光华天幕”,被绞杀的丧尸好像根本就没有受到伤害,从着土地下不断的冒出。

“光华天幕”内部的物理攻击视为无效,是一种绝对的防御,效果的强悍自然是不用多说,而那些踏足的贪婪之人在这样很短的时间内被完全的撕碎,沉寂在那黑暗结界当中。

“‘光华天幕’的确并不是无敌的存在,是有着很大的限制的,好像只能够保持很短的时间,但具体是多少还是要看魔怨尸本身的能力。”华胥有些意外的看着修斯说道。

果然,并没有多久的时间,那黑暗的结界就那样的破碎,但是里面的丧尸却都全部安然无恙,而没有了“光华天幕”结界的限制,丧尸居然能够脱离原前范围的约束,向着修斯他们很是猛烈的攻击,张牙舞爪,獠牙凛冽。

“糟糕,结界被破掉,丧尸约束被撤销,他向着我们攻击了。”华胥惊讶的叫道。

丧尸眼睛通红,露出很是残忍,峥嵘的,血腥的面容,眼眶直射修斯他们,枯瘦的表情有些要动容的笑意,修斯在他们看来就是美餐,能够让他们享受一番,刚才的那几个人只是开胃菜,胃口并没有满足,他们的杀戮之心,丧尸的本能都让他们这样的动作。

“葬吟”

元商施展出他所修炼的玄品高级武技“菱葬”,“菱葬”是很强悍的,招式更是犀利,嗡嗡的响声极像葬吟,超度灵魂,不要说“菱葬”本身的攻击到底如何,就是那玄品高级就已经让很多人望而生叹,修斯目前已知的最为高级功法就是他所修炼的“莲花印”,只是凡品高级而已,而“亿万隐元遁空”虽然是玄品高级,与着“菱葬”同等,但是目前修斯所知道的仅有着一招“灵台方寸”,而且还有着很大的缺憾,不过目前修斯却是不知道元商所修炼的是玄品的。

人们都向往着高级的武技,因为所修炼的功法越是高等,威力就越发的强大,那就是人们追逐的对象,但是人们却是本末倒置,越是高级的功法,对天地的感悟,世间的规则,大道就越发的深刻,没有达到预定的境界根本就无法的感悟,只有随着修为的增加,境界的提升才能够感悟,虽然“菱葬”是玄品的,但是内在的意境,元商却是远远的不够的,天地法则的感悟更是不足,施展出来虽然有着一定的威力,但比起被完全领悟的凡品武学还是很不足的。

“莲花印”

修斯手结着印记,不断的挥动着,手中凝聚的灵力幻化成一朵莲花的虚影,寸节的莲花,扫割着前来攻击的丧尸,莲花的根莲鞭笞着,宛若活过来的鞭子,意念所到都有着它的痕迹,而它所到之处必然是丧尸被打倒的一片。

这些丧尸虽然数量很多,而且修为更有着天权境,玉衡境,更有少数的是天玑境,但是他们毕竟没有着自己的智慧,没有了意识,只剩下咬噬的本能,还有就是他们脑海深处的命令,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属于自己的灵魂,只是奴隶,只是玩物,更是一群披着人皮的野兽。

“风绞”

华胥出手同样很是犀利,风元素汇聚在他的双手,形成两个漩涡,但是却一个是逆时针,一个是顺时针,有着某种的奥秘,接着那两个漩涡就像是风绞机器一般,丧尸都被那凌冽的风元素所搅碎,但是诡异的却是没有任何的血色,只是那漆黑如墨的黑暗之气。

丧尸如潮水般的潮涌而至,虽然没有伤害修斯他们的修为,但是这么多的丧尸即使修斯他们也感到很是劳累,虽然从山洞地底冒出来的丧尸在逐渐的减少,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就这样的过去两个时辰后,丧尸终于被完全的消除,修斯他们也长长的舒了口气,果然,人多力量很是强大,就算是绝代的剑客也抵挡不住军队的攻击。但是现在却是好了,修斯他们看到眼前朱红的“菩提果”,脸上都是有种很是满意的表情,的确,事情是发生的有些多了,但是修斯他们确实足以感到很是庆幸的,要是在之前情况未明的情况下就贸然的挺进,下场虽然不会有之前那么几个人那样的惨烈,但是同样不会这样的放松的。

再被丧尸所包围的那一刻,他们都是有着挣扎的,按照他们的修为,虽然最高的只有这天璇境,但是表现的应该不止如此,那“光华天幕”的结界并不只是绝对防御那么简单,还很有可能对结界内所有的一切都有着约束,当然施展者肯定是除外的。

修斯所想的是对的,“光华天幕”不仅能够抵挡所有来之外围的一切物理攻击,是一种很是强大的防御的招式,但是在根本上同样是一招攻击很是犀利的杀招,对于所在“光华天幕”内所有的一切都有着削弱的功效。

防御,削弱。

光明属性中的“幕天华光”与着魔怨尸的这“光华天幕”有着异曲同工之效,谣传说,光明属性中的这一招“幕天华光”就是曾经有着一位教廷主教在与魔怨尸战斗时所领悟的招式,而且这两招的名字都基本上是一样的,只是反转而已。

“菩提果”六级的天地宝鉴,有着很是让人眼红的效果,修斯他们虽然心智,意志都比起一般的人更加的坚固,更加的坚定,但是这难免让他们感到兴奋不已,因为这让他们看到自己未来的希望,“魂魄境”就在自己的眼前,这是每一个修士都曾经梦寐以求的所在。

~~~~~~~~~~~~~~~~~~~~~~~~~~~~~~~~~~~~~~~~~~~~~~~~~~~~~~~~~~~~

继续沿着山洞向着里面而进,虽然可以肯定里面隐藏着魔怨尸那种令人恐惧的所在,但是人就是这样的很是奇怪,那好奇心更是很重,修斯他们就更是如此,菩提果就这样的很是随便,肯定是有着更大的宝藏,有着更为惊人的财宝,修炼法决,天地宝鉴,武器等,只要他们一想到这里,那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抛弃。

修斯他们在收取“菩提果”后,经过短暂的思考并没有放弃,因为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而他们现在很是渴求这样的机会,高风险才有着高收益。

但是令他们很是奇怪的就是在走过二十多个岔路后竟然很是诡异的在没有遇到其他的人,这个现象就很是不正常,要知道来到“荒古陵墓”的可是有着成百上千的人,虽然有着一部分根本就是打酱油,荡秋千的,但是近来的却也有着几百人,那可是几百人呀,而修斯他们只是遇到几个人,而且现在走了这么久的时间竟然没有遇到其他的人,这现象太诡异了,很是不正常。

“这是我们刚才来过的地方,难道我们已经进入某个阵法当中,还是这本身是一个幻境。”修斯的脸色变得有些很是不好看。

“刚才来过的地方,但是景象却是完全的不同呀,怎么可能是原来的地方。”元商很是不解的问道。

修斯指着在墙角一个很是不起眼的地方说道:“我在走的时候就在一路上留下印记,虽然景象有着细微的变化,但是那只是与着先前的相比,其实我们可能是处在一个循环当中,这还是原先的景象,那不同只是我们的一种心理。”修斯沉声的解释道。

“啊,那不是说我们被那魔怨尸盯上了。”元商震惊的说道。

“这很有可能只是原来就是这样的,魔怨尸至少应该还没有来到这个地方,魔怨尸是一种至魔至怨至恨的存在,他所到的地方都有着很受强烈的魔气,怨气,即使他们的修为增加,但是这种气息却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消除的,就像是修炼者所特有的气息,人们所具有能被别人辨认出来的独有的生机。”华胥说道。

华胥对于魔怨尸认识的很是清楚,让人不免的有些怀疑,充满着疑问,至少修斯,元商他们确实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存在的,就连“七星门”的书室中都没有记载。

“不要这样看着我,这都是我师傅告诉我的,他说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就告诫我们要远离魔怨尸的。”华胥被元商看得有些发麻,连忙的解释道说。

修斯却是在想到眼前到底如何解决,景象是一种循环,改变但实际上却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变化,到底是哪出出现问题,修斯陷入到深思当中,突然,修斯有种明悟,拨开乌云见太阳的感觉,之前在山洞的石壁上所看到的秋天的图像,每一幅画都有着不同,都有着改变,但却是很细微,都围绕着某一张画为蓝图,但是修斯却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一张,好像没一张都是最初的图画,但好像又都不是,这就像是一个循环的死胡同一般,与着现在的情况是惊人的相似。

悟了,修斯明悟了,脑海中好像抓住某种契机,但却又很是是是而非,有着某种关键的地方确实没曾想到,就呆滞在那里,陷入到自己的思维当中。

修斯有着他们所在山洞的循环,想到所看到的秋叶景物图,突然就陷入到一种明悟的状态,在传承中有着变化,在变化中升腾。

修斯呆滞在那里,眼睛一转不转,思绪已经飞到那驰骋联想,肆意妄为的世界当中,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一片土地,自己的那一片落叶。

“万物都是根源,都是起点,亦都是终点。”修斯的心中突然有这样的明悟,根本就没有必要那么的较真,事物的前点同样是后点,起点同样是终点,所处的位置,所用的视角,所要观察的对象,所处的氛围,~~~~~~,一切都是在改变着的。

修斯记忆中的那些图画在修斯的脑海中浮现的就更加的清晰了,那些之前很是模糊,朦胧的感觉都完全的消失,剩下的就是那秋景。

落叶,雨水,秋风,树木,等等,画面中的每一个景象都印在修斯的脑海当中,自己来到那图画当中一样,欣赏着那落叶的寂寥,那秋风的萧瑟,那秋雨中的低沉,阴寒,那树木落去的叹息,~~~~~~~~~~~~,那是一种无奈,一种悲凉,一种寂寥,也是一种空寂。

修斯就这样的陷入到那“秋境”当中,秋天的意境,秋色的意境,秋天那种独有的氛围当中,感受这其中的意味。

秋,秋,秋。

明悟就在这一刻,修斯脑海中传送着更多的画面,不在只是那单单的七幅画,而是成千上百,但是每一幅画卷都离开不了一个:秋。都表达这一种秋天的意境,秋的怅然,秋的寂寥,秋的悲伤,秋的氛围,~~~~~~~~~~~。

在那成千上万的画卷在修斯的脑海不断的流淌,营造成秋境,更是有着一个人影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剑,剑法带有着浓浓的秋意,特别是那一抹落叶的场景更是最为深刻。一招一式都蕴含着天地至理,都有着天地的法则,都是一种天道,一种自我。

“秋叶剑法。”修斯的脑海中骇然的想到,凌元秋叶门的镇宗之宝,玄品高级的剑法,这里真的是凌元秋叶门历代有资格人的坟墓?照这样的推理法,那么在“荒古陵墓”所隐射那把宝剑虚影就很有可能是真的“秋叶剑”。

修斯的身上发出着很是强烈的光芒,他自身的灵力提升到最高,而他本身的气势也达到一种巅峰,而且还在持续增长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