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顶点小说网 >  先驱大骑士 >   192

此时,听到她提到“厄普森少爷”几个字,那种芥蒂又忽然浮现了出来。初尝爱情美妙的修斯终于明白那芥蒂产生的原因。不过,此时的芥蒂比起以前细小的多,要不是修斯灵魂太过强大,估计也感应不到。

被修斯犀利的目光一瞪,米拉吓得心神一震,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小步,颤声说道:“属下也没有见过,只是听厄普森少爷说,那些神秘人的实力都非常的强大。”心里却嘀咕道:少主已经变了,当年那个善良温和的小孩变得威严多了。

“实力强大的神秘人,难道是……”瓜子脸少女似乎想起了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忘记了。

修斯看了眼瓜子脸少女,见她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不由大失所望,转头对摩尔森说道:“把你的心安木剑交上来,我有大用。”

摩尔森本想拒绝,不料灵魂中传来一阵剧痛,使得他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地交上心安木剑。

望着摩尔森心痛的表情,修斯也有些不忍,接过心安木剑之后,说道:“你也不需要如此心痛,只要你真心诚意辅助我,我可以让你学会更为高级的封印术,同时也会再次给你一块心安木。”

摩尔森顿时大喜,他早就见识过修斯施展出的强大封印力,若是能够学到那一手,他绝对有望冲击圣域,就算是不能成为圣域,也可以击败圣域以下所有人。于是,急忙躬身道:“摩尔森一定会竭尽所能辅助你。”

“你呢?”修斯转头看向索斯科。

“哼,想要我归顺门都没有,除非你能打败我!”索斯科一想到自己堂堂火系九级魔法师,被一个小丫头追得四处乱跑,而且没有任何出手的机会,心里就一肚子怒火。

“哈哈……好!”修斯哈哈一笑,腾地站了起来,喝道:“我已经看出你也是八级战士,而我只是一个七级战士,我们就以战技比试如何?”

索斯科深深地看了修斯一眼,即对他能够看出自己的战力实情感到惊讶,又对他洋溢出的强大自信感到惊心,还对他能够想到用战技而不是魔技感到诧异。仔细一想,又觉得这少年不简单,竟然能够一下子考虑的如此周到:他肯定是怕魔技的威力太大以至于毁掉整个乌兰克城,而战技就算是威力再大,只要不是圣域,最多也就是打烂这座元帅府而已。

“好。”索斯科爽快地应道。他心中很清楚修斯之所以敢以七级战力挑战他八级战力,肯定是有所凭借的,但是他也不担心,因为他也有秘密武器。

“那我们去城外石料场中比试!”修斯说完,大踏步向外走去。

一干人连忙跟了过去。摩尔森走过索斯科身边时,轻声关切了几句,随后也跟着走了。索斯科愣了愣,想想刚才摩尔森的眼神,忍不住心想:“难道我做错了?”随后又想,“不管他,我是我,我就是这性格,大不了被那小子宰了,又有什么了不起。更何况我还是八级战士,并不一定就会输!”想着,也迈步向着石料场中走去。

乌兰克城中,凡是得知索斯科长老要挑战修斯的人,都流露出对索斯科长老的担忧。

有些人甚至于大声叫道:“索斯科长老,你不用去比了。十个月前,少主就已经一拳可以打死两个八级战士,你一个人是打不赢他的。”

这些战士都已经被哈里和阿迪洗过脑,心里都认定了修斯是他们的少主。

索斯科听到周围的叫喊声,心里的怀疑更大,不过,他还是坚定地走向了石料场。

乌兰克城东南方约二十里外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峦,一座座山峰拔地而起,颇为险峻。

在这些山峰的深处,无数茂盛枝叶的掩映中有一座堪比两个乌兰克城大的门派。

门派从外向里层层累叠无数高大建筑,每一座建筑上都有一层细不可查的银光缠绕,若是不知情的人无意中触碰到,便会立即像一尊雕塑无法动弹,显然是被封印了。

这个浩大的门派便是金凤大陆第二大魔剑师门派——黑魔林。这片山峦就是利蒙山。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在黑魔林的护墙外却有数十万的军队驻扎,看那架势好像是在进攻黑魔林。

在军队的后方临时搭建了一座帐篷,帐篷里正有一个身穿将军战甲的高大汉子和一个满脸狼狈的战士交谈。

“你说什么!”那将军猛然一声大喝,吓得狼狈战士登时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将军,我说的都是真的。摩尔森长老,索斯科长老还有范德海登大人,以及其他一些大人都被那个神秘少年抓了。”狼狈战士声音发抖地说道。

“那神秘少年多大年纪?什么样貌?实力如何?有何背景?属于哪方势力?”那高大将军如同口喷珠子一般,大声问道。

“回禀尼尔森将军,那少年约十六七岁,身高估计有一米九,稚气未脱的脸庞略显清秀,身材匀称,双眼森寒如冰。他的实力是金系七级魔法师,拥有一百头吸血蝠王,不过被我们杀死打伤了二十几头。另外还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实力更是在少年之上,手拿一块青色木头,可以引来银色封印力量,不管是谁只要被射中就会立即被封印住。索斯科长老就是被她封印的。”狼狈战士战战兢兢地说道。

“能够在逃命的时候观察得如此仔细,这人也不愧是个人才啊!”尼尔森在听完战士的诉说之后,心里忍不住冒出这么一句赞叹。

“哼,一个七级魔法师少年加一个会灵魂封印术的少女,就将摩尔森长老他们全部抓住了,其余六十万将士就没有反抗吗?”尼尔森问道。

“属下们反抗了。索斯科长老还下令灭魔炮开炮了,但是,结果还是……”狼狈战士看到尼尔森越来越黑沉的脸色,吓得不敢再往下说。

“一定是你们太大意,所以才会如此轻易打败!走,随我去解救摩尔森长老他们。”尼尔森冷笑一声,走出了帐篷。狼狈战士还想说什么,当看到尼尔森愤怒的眼神时,他却是不敢乱说话了,心中却在开始谋划怎样在半路上开溜。

“乌兰克城遭到敌军进犯,元帅大人发来讯号,要求我等立即赶回去救援。你们以为如何?”尼尔森登上点将台,叫来麾下所有军官,大声说道。

众军官一听乌兰克城被困,旋即大叫道:“一切听将军吩咐。”

“好!你们立即带领麾下军士随我前去救援。”尼尔森一声令下,所有军官立即各自召集军队去了。

不一会,三十万大军全部集结完毕,除去留下十万继续围困门派,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向乌兰克城进发。

黑魔林浩大的山门里,层层叠叠的建筑群中有一座雄浑壮阔的建筑,通体青黑色,仿佛一头魔兽盘踞,但那建筑的外形却像一把巨剑,犀利的锋芒似乎欲要刺破苍穹,令人望之生畏。

这便是黑魔林的议事大殿。

此刻,在殿中的最里边主位上坐着一个白须面善老者,双眼精芒闪闪,气定心闲地捋着颏下胡须。

在他的下面,左右各有八张凳子从里向外摆开,上面都坐满了人。大多都是须发花白的老者。

其中左边第三位却是一个美貌妇女,若是修斯在这里,绝对会认出这个美妇人就是梦娜斯琴的生母——卡兰长老。而在右边的最后第八个位置上坐着的老者赫然便是金江镇的镇长——申莫?耶克斯。

在他们的后边则各站着三十几个门派精英弟子,都在交头接耳,使得整个大殿中嗡嗡乱响。

“都说一说,接下来该怎么办?是投靠溪凤帝国,还是自立为王?”主位上的白须老者轻声说道,大殿里登时静得只听得到精英弟子的微弱呼吸声。

“大家都知道,我们魔剑师在修炼的初级阶段,必须浪费无数的魔晶、锁魂石、黑金和金玉指环才能真正体悟到灵魂封印和灵魂吞噬的真谛。而且,我们在初期修炼的危险性也比战士和魔法师要高,稍有不慎就会出现灵魂熄灭的危险。因此,我们必须拥有安静的环境和雄厚的财力才能培养出一个四级以上的魔剑士。在这个乱世中,想要自立为王明显是不明智的……”

左边一个老者话还没有说完,右边就响起了另一个老者的反对声:“自立为王才能拥有更多的财力,依靠别人总是低人一等,做什么事情都是缩手缩脚的,相当憋屈。”

“我也知道自立为王很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我们自立为王会引来多少势力的攻击,到那时候光凭我们黑魔林这点实力能够抵挡得住吗?”左边老者反驳道。

“难道我们就不能招揽人才?”右边又有一位老者起身反对。

“我也同意自立为王!”卡兰忽然轻声说道。

她是七级魔剑师,又是门派中唯一位女长老,众人听她也支持自立为王,不由都停止了争论,想要听听她怎么说。

就在这个时候,殿外忽然传来一声大喊:“门主,溪凤帝**队撤退了!”

听到这声喊声,殿内所有长老都是腾地站了起来,就连主位上的白须老者也是脸色微变,不明白溪凤军队为什么会在占优的情况下忽然退兵。

“他们为什么撤军?”殿中一名精英弟子拦住那个外门弟子,问道。

“据说是乌兰克城被一个神秘少年霸占了,他们要赶回去救援。”那外门弟子说道,“我还听说那个神秘少年只是一个七级金系魔法师,拥有一群吸血蝠王,都是七八级的魔兽。”

“七级魔法师加上一群七八级魔兽也不可能战胜范德海登他们,为什么他们会被少年打败呢?”几乎长老都是满脸惊诧。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退兵,现在就是我们进攻的大好时机。所以,我以为我们应该立即攻过去!”卡兰站起来大声说道。

她的话一出口便得到了大多长老的同意,那些反对的长老则只是低头叹息。

最后,白须面善老者站了起来,极具威严地说道:“我赞同卡兰的建议。这一战我们全部出动,一定要一战成功!”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刻,乌兰克城外的石料场上却显得十分轻松写意,居然还有一大群人在围观两个人的挑战赛。

“少主使用的是什么拳法,竟然如此神奇。一会儿感觉像春风拂柳一样柔弱,一会又像盛夏炎风一样炙热,一会又像秋风扫落叶一样犀利肃杀,一会又像是进入寒冬腊月,风冷刺骨。”

“索斯科长老也不弱啊,一把弯刀舞得霍霍生风,左看像虎啸山林,又看像鹰击长空,再看又像长鲸吸水,真是妙不可言。”

“索斯科长老的那把弯刀绝对是高等武器,要不然根本承受不住他八级战力。”

“你说错了,他那把弯刀可是圣域武器,据说是在摩林轩商行花费一亿金币拍卖到的”

“什么!一亿金币!天呐,我一生也赚不到那么多金币啊!”

“你一个五级战士,三星佣兵也想跟索斯科长老比,那不是找堵吗?”

“嘿,快看,少主要赢了。”

…… “嘭!”

战力相撞引起一声巨大的声响,随即便看到两个人影各占一方。

“你输了!”修斯微笑地说道。

索斯科脸如死灰,无力地耷拉着脑袋,轻声道:“我归顺你。”

他的心里却还在想着刚才的那一幕:

自己手中的弯刀可是一把圣域武器,不仅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出他的实力,而且还有增强威力的效果。再加上自己将全部战力灌注于弯刀之中,他十分自信地认为就算是九级战士也不可能接得下这一刀。

眼见少年如同无头苍蝇一样闯进他攻击范围之中,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心中暗叫:“你死定了。”

然而,十分诡异的是,就在他自信满满的时候,他对面的少年也是冷笑一声,毫不避让地向他的弯刀冲来,似乎根本不怕他这全力发出的一刀。

而就在他的刀气快要接触到少年的身体时,只见少年身形猛然一晃,犹如被春风撩起的柳枝柔弱无力,擦着刀气飘了过来,是的,就是轻飘飘的感觉。

可是,在他以为少年会一直轻飘飘下去的时候,少年冲出的一拳却是恍若一块巨大的寒冰,让他感到刺骨寒冷的同时,胸口一阵憋闷。

也就在这个时候,少年又飘身退开了。

若不是少年退去,估计他现在就变成了一坨寒冰,等冰消融后,他也会随之消失。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