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贺你个姥姥!孙铭想要骂人,只是朝堂之上却不是撒野的地方:“礼部鸿胪寺卿?袁大人当是知礼守礼典范,自当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婚配的正当程序。本公子跟徐文秀之间明媒正娶,《孟子·滕文公下》有云: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袁大人你意如何?”

人家孙公子没说金国人不懂礼,但是仅仅是两个未成年小公主,就想要搞什么自由恋爱,那是万万不能的,父母国人皆贱之呀!袁业泗一呆,老袁没想过,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讲礼,还是婚礼!

这个就有点磕碜人了吧?身为鸿胪寺卿的袁业泗,才应该是最懂礼数的,现在却被一个娃娃提醒,有点丢人了。不只是丢人,礼在这个时代绝非仅仅是道德层面的问题,还能决定一个官员的政治生命。

身为官员还是礼部鸿胪寺卿官员,居然需要十五六的少年小官指点礼,这简直是一种耻辱。丢人的不只是袁业泗袁大人,整个礼部官员的脸,都被一个小混球啪啪的暴打!

咳咳!幸好有人帮他解围,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徐光启正色道:“小孙大人说的不错,中原人士数千年奉公守礼,若是私定终身自是要被唾弃的。然则此事非同以往,金国本非礼仪之邦,原本就不遵守中原礼数。西行万里诸国形形色色,各自遵守自家婚嫁礼节,我大明王朝自当尊重各国习俗。”

作为崇尚西学第一人的徐光启,他的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人家说的没错,世界各地尊崇自己的风俗习惯。没有必要完全复刻大明王朝的礼数,除非你征服天下,才能推广自己的价值观和周公之礼呀。

袁业泗嘘一口气,感谢徐阁老给自己解围,只听徐光启继续道:“故而对金人凤求凰一事,鸿胪寺自感事关重大,不只是设计你等三人终身大事,更是涉及到两国关系,涉及到万千百姓生死,尊小节抑或持大义?小孙大人以为如何?”

我草!老子个人的婚姻问题,居然涉及到国家层面了,尽管明知道这是多尔衮恶心自己,孙铭却还真的无法拒绝。金人的条件让满朝文武都动心了,换做是太祖高皇帝和朱棣的话,肯定把这种事当成笑话。

现在却不是那几位硬钢的皇上陛下啊,眼下的崇祯皇帝算计臣子招数多多,让他跟金国人硬钢,他还真没那个底气。一个是军方不给力,打一次输一次,最精锐的部队还都去镇压农民起义军了,在女真人那边着实缺了点底气啊。

而徐光启所说的,则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人家说了,你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过是私人私德的小节罢了。而铭公子跟公主的婚姻,却依然涉及到了国家大义,涉及到千万人的生死,如此诛心之问你如何抉择?

咋选都是错!孙铭忽然道:“如柏,字子贞,成梁第二子。由父荫为锦衣千户。尝与客会饮,炮声彻大内,下吏免官。再以荫为指挥佥事。数从父出塞有功,历密云游击,黄花岭参将,蓟镇副总兵。万历十六年,御史任养心言:李氏兵权太盛,姻亲厮养分操兵柄,环神京数千里,纵横蟠据不可动摇。如柏贪淫跋扈尤甚,不早为计恐生他变。帝乃解如柏任。于是成梁上书乞罢,并请尽罢子弟官,帝慰留不许。久之,起故官,署宣府参将。引疾归。”

呃!朝堂上文武百官都一愣,谁也不知道孙铭说的是啥,这个是《明史列传·卷一百二十六》中记载事由。一般人还真不知道,毕竟清朝顺治二年,即公元1645年才设立明史馆纂修明史,明史成书在公元1739年。

小孙大人实在是没辙了,一着急把这段明史背诵出来,不过他坚信这种事官家肯定有廷议记录的。孙某人想的没错,明初曾专设起居注,不过后来渐渐废弃,但是朝中大事特别是涉及到边关大将这种事,起居注还是要有记载的。

孙某人赌对了!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李标发声:“小孙大人果然博闻强识,居然记得李如柏旧事,一晃儿其人死去十二年了。”

大家终于明白了,感情孙铭拿李如柏旧事说事,这个还真的是个麻烦。李如柏娶了努尔哈赤的侄女,于是在战事不利的时候,当年的御史任养心就跳出来了,说他因为跟后金的姻亲关系,宁可自己战死也要帮助娘家人,这个纯属扯淡。

现在孙铭拿出来说事,就是打各位大人的脸,当年为了安抚女真人,为了追求辽东的安宁,鼓励甚至纵容如日中天的李家,跟女真人结下姻亲,后来金明交恶,你们把李如柏当成破抹布扔了,现在要把我也当成抹布么?

崇祯皇帝脸色非常精彩,李如柏畏罪自杀是十二年前的事情,那时候的他不过十岁,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然而孙铭比他还年轻八岁呢,那一年孙铭也不过两岁,却能如数家珍,足见这位孔目还是很用心的。

周延儒摸摸胡子:“李如柏乃是畏罪自杀,当年与金军萨尔浒之战,命李如柏引军防懿路,出鸦鹊关甫抵虎拦路,未遇敌即溃死者千余。罪行昭彰无人可以为其翻案,小孙大人莫非另有说法?”

老周果然给力,一句话把孙铭怼回去,已经是盖棺定论的事情,你敢为李如柏翻案么?在历朝历代翻案这种事都是费力不讨好的,你是为死去的人,最少也是失势的人祸团队翻案,翻盘之后你有什么好处?

不翻盘坏处倒是大大的,所以蔡国用很是着急,这个学生还真是让人头疼啊。一次次让人不省心,现在还为自己挖坑,结果被老周抓到把柄,看你怎么办!

只是孙公子却不在乎:“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谁敢说自己征战无敌?谁敢说自己百战不败?你?你?还是你?败了就是败了,某些人却从姻亲找原因,无端臆断李大人通敌,我倒想问问各位老大人。也都是几十岁的人了,可曾听说过,有人为了小妾的族人打胜仗,宁可葬送自己性命的?来来来各位御史大人出来走一波,跟我说说此事有几分冤屈,有多少真实?”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