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现在江湖上的人都听说了五块玉璧的事,但他们对这些玉璧的下落毫无头绪。唐云飞和上官徵心知肚明,却不愿打破这神秘;而林高帆还不知道他手中握的竟是木玉璧。

他不是一个悲观的人,所以当一件事已不受他控制的时候,他便会及时止损。更何况像他这样的翩翩公子,又有多少女子投怀送抱?

南宫沐今日邀他去城郊赏景,他闲来无事,便欣然应邀。

南宫沐看来脸色好了许多,时间的确会慢慢冲淡感情,她对乐羽的感情也是一天一天,一点一点的减少。只不过这渐渐变淡的感情,对于南宫沐来说,到底是好是坏呢?

其实林高帆与南宫沐倒相配得很,只是他们各怀心事,此时倒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景色大都是不会变的,变的是那份看景的心情。

“林大哥最近好像闲了不少。”南宫沐道。

林高帆笑道:“姐姐常抱怨我经常不回家,这次回来就好好陪陪她。”

“可惜静娴姐姐在家里弄花,没办法和我们一起。”南宫沐囔囔道。

绵延的春雨,已洗去了那寒燥,天地间灰蒙蒙一片;那细雨缓缓飘落,带着丝丝凉意,这样的天气若去赏景恐怕徒增伤感罢了。

“小心!”林高帆突然护住南宫沐,轻声道。

十几个劲装大汉已将他们团团围住,这一次不像安朔,因为这些人明显都是朝着他来的,而且显然有备而来。

林高帆正色道:“诸位是哪条道上的,又为何而来?”

一中年汉子走了出来,他身着长衫,倒像个读书人,他轻摇纸扇,缓缓道:“在下久仰林公子的威名,还请林公子能去府上一聚。”

林高帆冷笑道:“这就是你们请人的架势吗?”

“小子,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人群中走出一个黑衣壮汉,他拿着一把大锤对着林高帆吼道。

“我若是喜欢吃罚酒又如何?”林高帆道。

“那我就请你喝一锤!”那壮汉举起一百斤的大锤就要将林高帆砸个稀巴烂!

啊!南宫沐已吓得闭上了眼睛。

可林高帆非但不后退,反而奔上前,只见他左手成爪,扣住那人的右腕,只那么轻轻一拽,那壮汉就像车轱辘一样滚出了许远。

砰!那一百来斤的大锤已把草地砸了一个大坑。

那长衫读书人抚掌笑道:“林公子好功夫!我早说了你们不是林公子的对手,却偏要献丑。”

林高帆见这人礼貌有加,便道:“府上是谁?”

“上官堡上官徵。”长衫读书人道。

林高帆面色一变:“我与上官堡主素无来往,他此番请我所为何事?”

“林公子到了便知。”长衫读书人道。

“我若不去呢?”林高帆道。

“我等也是替人办事,若是林公子不去,那我们也不好交代了。”长衫读书人道。

“我见你温文尔雅,不愿与你动手,而其他人,不想死的话就速速离去吧!”林高帆冷冷道。

那十几个人狠狠地盯着林高帆,本想着他听到上官堡的名号,会收敛一些,没想到竟变本加厉。

“这小子太嚣张了!大家伙一起上,劈了这小子!”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大家这才缓过神来,一拥而上朝林高帆扑去。

林高帆冷笑几声,身形如风,已拍中了一人的左胸!

这些人当真不知死活,竟敢挑战铲除五毒教的林高帆?只是他却忽略了南宫沐毫无武功;临阵对敌,最忌分神,自保不难,要顾他人安全却就不易了。

果然,已有三个壮汉冲向了站在树下的南宫沐;既然已经开展生死搏斗,还讲什么江湖道义?

“林大哥!”南宫沐见有人突然向她跑来,不禁紧张地大声呼喊。

林高帆听到喊声,暗叫不好,他连忙撤招,想要突出重围,前去拯救南宫沐。可是那些人齐齐变招,只守不攻;这些人虽然伤不了林高帆,可是他们招招防守,林高帆也奈何不了他们。寡与众,终是人数上占了下风。

眼见南宫沐危在旦夕,林高帆突然大喝一声,重重向前拍去!那些人见他突然狠招,连忙往旁边闪去,林高帆瞧准空隙,径直往前冲去。

可是他的背后却全部暴露出来,五人持刀砍下,他怎能全数挡下?

额!林高帆踉跄了一下,后背已被砍了两刀,他硬是咬牙忍住没有喊出声。他已没时间犹豫,那三人已经朝南宫沐扑了上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高帆也扑了上去,他右掌劈出,一人应声而亡。

可是仍有两刀砍在了他的左肩上,好在这两人出招只为制服南宫沐,否则林高帆这条手臂必断无疑!

他双腿踢出,那二人也倒了下去。

南宫沐被推倒在地,目睹了林高帆被砍一幕,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

林高帆撕下自己的衣裳,包住了左肩,朝南宫沐喊道:“你走,快走!”

“我怎么能丢下林大哥一个人?”南宫沐实在不忍,她看到林高帆的肩上和后背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快走!你在这里会让我分心!”林高帆厉声道。

南宫沐从没看过林高帆发这么大的脾气,痛哭中连忙往城内跑去。

林高帆啐了口血,狠狠道:“你们竟然对女人下手,留你们何用?”

那长衫读书人作了一揖,缓缓道:“实在抱”

那歉字还未出口,已有一蓬银芒暴雨般射了出来。

林高帆未料到他还有此招,闪避已来不及了,那银芒已射进了他的胸里!

哈哈哈!笑声四起。

只不过数秒,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林高帆没有倒下去,他还活着。

那长衫读书人脸色一变,喊道:“果然在这。”

其余人往林高帆望去,只见他的胸前绿光一闪一闪,颇为惊人。

林高帆将木玉璧拿了出来,点了点头:“原来你们是为了这个来的。”

“弟兄们,抢得玉璧,有大赏!”读书人竟也狂吼起来。

林高帆已拿起了别在腰间的玉箫,已冲了上去!

春风本该是最温柔的风,可此时吹拂在林高帆的身上,却比那寒风更加刺骨。

他右手扶着左肩,缓慢地朝前走去,那鲜血已滴了一路。

广州城内的百姓见到这么一个人,连忙避开好远。

一辆马车正在大道疾行,见到他,连忙停下,在大道上留下数道车辙。

“林大哥!”南宫沐喊道。

林高帆望了南宫沐一眼,什么也没说,倒在了马车前。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